妈妈,我想对您说……
编辑:王茂华    作者:王强    来源:v8娱乐平台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09

  

\


  人生很长,但能陪伴妈妈的时间却很少,自小与妈妈天各一方,因此我比别人更加懂得珍惜、更加懂得感恩。

  26岁那年,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站在警察训练部前,我仰天长啸,一则祭奠我爸爸的在天之灵,一则是感恩妈妈对我一路的鼓励与支持。

  在我成长的故事里,谁也不曾想到有一天我会穿上警服,对于这样的蜕变,我有太多的话想对妈妈说……

  小时候交通还不像现在便利,妈妈回一趟家,既要坐车又要坐船,大概三天时间才能到。每次听到妈妈要回来的消息,我都迟迟不肯入睡,要一直守到她回来,但好几次她都是凌晨才匆忙地赶到家。那时,我都等睡着了。

  小时候,妈妈陪伴我的时间很幸福、也很短暂。过年假期结束后,她会匆忙地返回工厂,开始新一年的征程。


\


  每次妈妈走的时候都是凌晨四、五点,趁我还没醒来,悄悄坐轮船离去……也许是她害怕见到母子分别的黯然泪下,也许是不忍心伤害年幼不更事的我。

  日之所思,朝日慕之。我带着送妈妈离开的心事入睡,也会在醒来第一时间去码头追妈妈。当时的心情,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转眼,2009年7月,我大学毕业,分别之际,感慨大学路上的坎坷和不易,总觉得应像妈妈一样,背井离乡,在外干一番事业,才算是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。后来,我决定留在贵阳,开始我的奋斗青春。

  “儿行千里母担忧。”举目无亲,天寒地冻,但妈妈对我的爱与思念,却能穿越千里之遥。她本在老家给我谋了份体面的工作,但是我不愿意守着这种“安分”。她也拗不过我,在电话里面沉默了良久,只丢了一句,“你有什么需要打电话回来,不要死扛”。

  2010年5月,我经过半年的苦苦寻找,才找到了一份在机关担任网络管理员的工作,我却干得踏实,得心应手。


\


  第一年,我就获得了单位的表彰,我把获奖的事告诉妈妈,她十分欣慰,觉得儿子今天的变化很大,见到亲戚都夸我个不停。

  我当时的月薪只有1500元,除去开销,每月还有结余500元。春节过年回家之前,我到批发市场给家人买了礼物。

  我以为妈妈看到礼物会高兴,谁知道妈妈却更担心我了,说我工资不高,还要买这么多礼物,叮嘱我不要铺张浪费,她不缺吃穿。春节结束后,我踏出家门,她悄悄往我的行李里面塞钱,等我回到工作单位才告诉我。

  2011年底,参加完国家公务员考试的第二天,我接到了爸爸离世的消息,当头棒喝来的如此突然,我顿时觉得脑袋天旋地转,匆忙回家料理父亲的身后事时,才知道妈妈为了让我安心备战考试,没有把父亲病危的消息告诉我。

  那天,父亲出殡,我抱着父亲的骨灰盒上山,回想起了儿时父亲抱着我就医的情形眼眶湿润。抬头看见妈妈和妹妹在一旁泣不成声,我极度伤心却不敢哭。因为我知道,自己哭,妈妈就会更加伤心。

  爸爸走后,我夜以继日奋发读书,每天过着“一支钢笔、两本书籍、三更半夜、四季如初”的生活。

  2013年3月,我通过笔试、面试、体测等环节,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我把自己关进房间,痛哭一场,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

  妈妈终于等来了我穿上警服的一天,我站在警察训练部门前,阳光飘洒在身上,而手上握着胜利的拳头,我以自己的方式向妈妈分享着喜悦。

  时光是公平的,它让一个人长大,也让一个人衰老。
     

\
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容颜变,岁月迁。

  我猛然看到妈妈的头发多了几丝白发时,才发现这个为了我操劳一辈子的人,无论顺境、逆境,都没有放弃过我的妈妈,终究是老了。

  时针跑得越来越快,却没注意到妈妈越走越慢,我越来越好的同时,妈妈也越来越老。

  我知道,她不要求我天天去看望,只要偶尔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下,就足够了。而我,却总是来去匆匆。

  正如歌曲《外婆》里有一句歌词很打动我,“外婆她的期待,慢慢变成无奈,大人们始终不明白,她要的是陪伴,而不是六百块。”

  我心中的那句“我爱你,妈妈”,始终没有说出口。(王强)
 

(编辑:王茂华)

推荐

更多

贵州万名组织人事干部集中学习《干部人事档案工作条例》

5月10日至12日,省委组织部在贵阳举办全省干部人事档案工作培训班,以“新时代学习大讲堂”业务知识讲座平台,省、市、县105个分会场1.1万名组织人事干部同步集中学习《干部人事档案工作条例